杭州官微“餘杭發佈”公佈的視頻截圖,警察被現場聚集人員追打
  11日下午,杭州市召開新聞發佈會通報“5·10”事件情況,杭州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徐立毅表示,全程確保群眾知情權,一定要把這個項目做成能求取最大公約數的項目。
  今年4月,杭州市公示了2014年重點規劃工程項目,其中包括,即將在城市西部的餘杭區中泰鄉建造一座垃圾焚燒發電廠項目,以解決日益嚴峻的垃圾處理難題。規劃顯示,該垃圾焚燒項目計劃一期日燒垃圾3200噸、二期日燒垃圾5600噸。但由於擔心這些設施對身體健康、環境質量、資產價值等帶來的多重負面影響,包括城西部分居民在內的群眾多次集會進行抗議。10日,大量群眾涌上02省道和杭徽高速餘杭段,導致交通長時間中斷和部分人員受傷。
  沒有人員死亡 兩人投案自首
  杭州市公安局副局長邊衛躍在發佈會上表示,當時聚集人員封堵02省道和杭徽高速公路,一度造成交通中斷,並有人趁機打砸車輛、圍攻毆打執法管理人員。有多名民警、輔警、群眾不同程度受傷,數輛警車和社會車輛被掀翻。
  邊衛躍說,事件處置過程中,沒有出現網上傳聞的人員死亡情況。到11日零時許,現場大部分人員散去,現場秩序基本恢復正常。
  杭州餘杭區法院、檢察院、公安分局、司法局11日發佈通告,要求此事件中實施聚眾堵塞交通、毀壞公私財物、行凶傷人、製造傳播謠言等行為的人員,主動到公安司法機關投案自首。目前,已有兩名涉嫌違法人員投案自首。
  沒有完成法定程序 一定不開工
  發佈會上,杭州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徐立毅表示,該項目從選址論證到立項、可行性研究、初步設計,需要一個嚴格的論證、報批過程。徐立毅說,杭州市將繼續對該項目進行嚴格論證,學習各地先進做法。
  統計表明,近年來,杭州主城區生活垃圾每年增長量在10%左右,但杭州的垃圾處理能力七年來沒有任何增長。杭州目前在城市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都建有垃圾焚燒廠,但處理能力已經嚴重跟不上垃圾的產生速度,每天尚有超過5000噸的垃圾無法處理,只能實施直接填埋。此舉不僅對環境影響更為巨大,而且現有填埋場的承載能力不足6年。建設垃圾焚燒廠的確是目前實現垃圾減量、緩解目前杭州“垃圾圍城”現象的最有效方式。
  記者採訪瞭解到,部分周邊居民仍擔心焚燒廠的建設對身體健康產生影響。針對民眾的擔憂,杭州市餘杭區有關負責人11日對記者表示,項目在沒有履行完法定程序和徵得大家理解支持的情況下,一定不開工。
  邀請群眾全程參與 確保知情權
  中泰垃圾焚燒廠規劃選址中泰鄉原九峰礦區,四面環山,與臨安毗鄰。建成後,將主要用於處理城西居民產生的生活垃圾。部分居民擔心,焚燒廠的建設所產生的煙塵,排放的二惡英等有害物質會影響周邊的空氣、水源和土壤等,並對周邊居民的身體健康產生影響。對此,杭州市表示,焚燒廠的選址規劃綜合考慮了地理環境、城市規劃和對周邊交通、市民生活的影響,並承諾採用國際最先進的設施設備。
  杭州市委、市政府有關負責人則表示,理解公眾的心情,但這種“歡迎建垃圾焚燒場,但不要建在我家門口”的“鄰避思維”讓政府左右為難。
  目前項目仍處在前期規劃公示階段,為爭取公眾的理解和支持,當地政府已組織城建、規劃、環保等領域的專家與民眾代表展開對話,並邀請了全國垃圾焚燒和處理方面的專家就公眾關心的問題進行瞭解答。
  在餘杭區人民政府發佈的通告中,政府還承諾在項目前期過程中,將邀請當地群眾全程參與,充分聽取和征求大家意見,以保證廣大群眾的知情權和參與權。據新華社
  聲音
  “情緒垃圾”緣於決策程序不“環保”
  具體來說,一個正確的項目沒有走正確的程序,一個科學的項目沒有行使科學的民主。
  杭州官方認為,垃圾焚燒項目的選址,綜合考慮了地理環境、城市規劃等因素,以及對周邊交通、市民生活的影響,並承諾採用國際最先進的設施設備。但是,居民擔心有害物質會影響空氣、水源和土壤,並對自身健康產生危害。衝突之所以出現,是因為官方強調的科學決策與民眾要求的民主決策,產生了矛盾。具體來說,一個正確的項目沒有走正確的程序,一個科學的項目沒有行使科學的民主。
  當地民眾的反對,多少有些“鄰避效應”的考量,即不希望將存在潛在危害的項目建在自家附近。儘管政府部門一再強調垃圾焚燒項目技術很成熟,但很多百姓對這個項目的安全程度有懷疑、沒信心。這種擔憂不是民眾的錯,而是官方沒將項目的科學性、安全性給群眾說清楚。如果地方政府不反思自身責任,將決策程序失當造成的問題歸咎於民眾,這在客觀上會給民眾原本不滿的情緒更加添堵。
  用正確的程序辦正確的事,是避免政府決策遭遇不必要衝突的重要路徑,也是中國現階段許多重大建設項目屢遭民眾反對的最大教訓。很多地方政府決策的項目,官方認為很科學、很安全,但民眾心裡沒底;官員承諾不會在民眾不理解、不支持的情況下開工,但民眾得到的是動工消息。在重大建設項目上,幾乎所有衝突的本質,都是決策程序與越來越強烈的民眾參與訴求之間的矛盾顯現。
  一個垃圾處理項目,還沒開工就先收穫滿地的“情緒垃圾”,這不一定是項目本身不環保,而是決策程序不“環保”。試想,如果將這次決策的程序倒過來,讓決策部門的聲音在最後出現,決策者在拍板前先聽群眾的聲音,讓群眾先聽到專家的聲音,再聽到政府承諾的聲音,是不是會避免或減少群眾的怨聲和罵聲?
  權力部門在做決策之前,非但不能漠視反對的聲音,反而應將反對的聲音放得大些,這樣才會將潛在的衝突減到最小。這或許是個笨功夫,但也是真功夫。所謂科學的民主決策,說到底就是個下笨功夫的過程。據新華社
  過程
  聚集事件凌晨清場
  北京青年報記者昨天連線多位餘杭區中泰鄉村民得知,5月11日凌晨,警方已將九峰高速清場。現場圖片顯示,有人在清理聚集村民留下來的方便面箱等垃圾。據昨日在現場的村民介紹,清場後,許多村民仍繼續以靜站的方式維權。
  抵制中泰垃圾焚燒廠的活動,從5月7日開始,至今已持續多日。
  據中泰鄉一名村民介紹,5月7日下午,朋友通過微信告訴她:“有機器過來了。”幾乎與此同時,“垃圾焚燒發電廠秘密開工”在中泰鄉24個行政村的許多村民中流傳。多名村民通過這樣的方式,得知在沒有進行環境綜合評價和相關批示的情況下,大型的施工機器就要開進擬定的垃圾焚燒廠位置施工。隨後,擬設垃圾焚燒廠的地點迅速聚集了1000多名居民。當晚9點,聚集的居民達到上萬人。上述村民在朋友圈發佈的現場照片顯示,當晚,聚集的居民已經打出“堅決反對杭州中泰鄉建垃圾焚燒廠”的標語,但現場一直比較平和。
  抵制活動在5月8日繼續進行,據該村民介紹,5月8日上午,村民們仍然堵在高速橋下不讓機器進入,現場不斷有食物和水送進來,並且有老百姓將鍋碗、爐竈、大米等帶入焚燒廠擬設地。
  5月9日晚9點,特警出現,據該村民微信描述,當晚有七八個大巴載著特警走高速來到現場。但當天現場並未有衝突,直到5月10日凌晨6點,該名村民一直在現場。
  這位村民拍攝的現場圖片顯示,5月10日當天下午1點40分,村民們仍在高架橋下聚集抵制,有部分村民坐在高架的護欄上,但並未影響通行。一個小時過後,手持標語的村民們涌到了高架橋上,導致高速被堵。
  當天下午3時,家住中泰鄉的徐女士與一幫同事,在微信中得知特警和村民都上了高速時,曾想要前去勸解:“想要把他們勸下來,後來發現人太多了,局勢已經控制不住了。”
  當天下午4點左右,特警再次來到現場,特警們來到現場後現場仍舊比較平和未產生大規模衝突。直到當晚7點23分左右,戴有頭盔、手持護盾的防暴警察來到現場。5分鐘後,現場村民與特警發生衝突,村民們將現場一輛警車掀翻,一輛特警的大巴多處玻璃被砸,有多名村民被警察扭住,該名村民的手受傷,同時她目睹現場有多位村民頭部受傷,並被擔架抬往醫院,其中有白髮的老人。
  直到昨天凌晨,高架橋上被警察清場。現場圖片顯示,警察在高架橋下站成人牆。據現場村民估計,昨天九峰橋洞高速路上仍有將近十來部大巴裝滿特警,而在高架橋下的特警比前天多了三四倍。不過,村民仍有聚集,據現場村民介紹,他們或將採取持久戰的方式,不會再發生正面衝突,“守住九峰,特警走,我們來,特警多,我們不亂來,安全第一”。文/本報記者鄒春霞
  原因
  “秘密開工”是導火索
  昨天,中泰鄉白雲村徐女士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連線時表示,“垃圾焚燒發電廠秘密開工”只是導火索。24歲的徐女士從外鄉嫁入白雲村,目前在白雲村一家做鋁合金的廠里工作。
  據她介紹,要建造垃圾焚燒發電廠的地方是中泰鄉九峰村一處幾乎廢棄的石礦區。徐女士說,從自己工作的地方,每天都能感到來自石礦區的震動。她表示,當地政府此前打著修複礦坑的口號,但實際上從高處看,礦坑越來越大,根本不是在修複。
  徐女士告訴北青報記者,自己和村民們是從4月20日左右得知此處要建垃圾焚燒廠的,得知消息時,距離垃圾焚燒項目的公示截止日期只有一個星期左右。
  與徐女士同村的王先生介紹,在得知公示消息後,他們於4月24日向杭州市規劃局提交了一份2萬多人反對建設九峰垃圾焚燒發電廠的聯合簽名,杭州市規劃局24日出具了一份書面答覆,但並沒有任何後續進展。
  隨後,他們組織了約一兩百人的宣傳隊在各村宣傳垃圾焚燒廠的危害。王先生說,因為垃圾焚燒廠對12公里範圍以內都有影響,所以他們還曾前往垃圾焚燒廠選址以東12公里左右的阿裡巴巴門口宣傳,也曾去距離垃圾焚燒廠四五公里左右的杭州市青山湖水庫附近宣傳。
  王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村民的情緒在獲知有媒體報道焚燒廠方圓5公里範圍內只有25戶居民,5公裡外只有樓盤後,被點燃了,並因此前往鄉鎮府討要解釋。文/本報記者鄒春霞  (原標題:“鄰避思維”讓杭州左右為難)
創作者介紹

xy99xywa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